首頁 / 新聞速遞 / 正文

電影《灰猴》:故事“樂死人不償命”,但票房不理想!

從票房與口碑來看,《灰猴》雖然在暑期檔談不上大獲全勝,至少能和曾經的《瘋狂的石頭》《追兇者也》《人再囧途之泰囧》相媲美,樂死人不償命。

1

《灰猴》,顧名思義為品行不端的壞蛋,延伸為玩世不恭的強盜。電影圍繞仿造的“古董壇子”,奸商打手,三教九流,碰撞展開如小說章節的內容演繹,鋪陳出貪婪的人性原罪。電影在去年的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獲得中國電影單元的一等獎,透過大同方言與世界對話,這是開放的山西與世界對話的姿態。

從票房與口碑來看,《灰猴》雖然在暑期檔談不上大獲全勝,至少能和曾經的《瘋狂的石頭》《追兇者也》《人再囧途之泰囧》相媲美,樂死人不償命。那么,這部電影讓眾人追逐的刀削面獨家秘方是什么?烏龍鬧劇衍生出的人生百態魔力在哪里?私以為,戲弄和爆笑是這部電影的兩個關鍵密碼。

《灰猴》將視角聚焦在山溝大同面朝黃土的小人物,并且將每個人物外在的表層層層剝離,揭示出人為財迷的生活現實。故事的起因源自一件價值不菲的“古陶壇子”。黃花梁上的云州城,三教九流卷入其中難以脫身的故事。貪得無厭,使得電影中所有人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沒有人撈得橫財。這是山西出生的導演張璞,對當下社會物欲橫流、人性浮躁現象的反諷。在多種可以人性的敘事可能性中,導演繞過了沉重的敘述方式,選擇了一種看似幽默的敘述方式。他用7個章節的“偶然”,串聯起了所有的“必然”。

從影片許多細節觀察,導演對昆汀·塔倫蒂諾很熟悉。在《灰猴》中,兩個從未搶劫過的憨賊,竟然敢偷秦總的“古董壇子”——這些帶有黑色幽默氣質的情節,都像是對影片《低俗小說》的致敬。但相較《低俗小說》對偶然性的單純拼貼,《灰猴》的搞笑,更像是一種對真實人性與懸念犯罪的有意解構。倘若在影片一開頭就講述“古董壇子”的真相,那么在影片的結尾,爛腌菜秘方就顯得無足重輕。

《灰猴》的黑色幽默,不是炫技也不是刻意。它更像是一種自信的平衡——就像是關系親近的人之間的戲弄昵稱,敘事的缺口在于減弱各色人物飆著晉北方言給觀眾帶來的語言沖擊。正如片中的刀削面、羊雜、爛腌菜、兔頭這些大同特色美食,它們就像一波三折的故事,將每段劇情的關鍵信息用燒腦的方式抽絲剝繭。所謂小人物的小心思,惟其如此,小陰謀才能透出黑色幽默。

如果要從電影中尋找一個爆笑的節點,那大約是偷情男女看到灑滿地的鈔票仿佛置身夢境。劇情撕扯下每個人包裹著的外表,內心深處的原罪和黑暗血淋淋地放大。所謂欲望溝壑,夢想幻滅后笑料層出不窮。再加上從未失手的香港大盜卻栽在了大同,頭腦簡單的兩個小偷,由此可見,戲弄才是電影最終要面對的主題。

“古董壇子”作為引子,串聯起三教九流與7章令人啼笑皆非的犯罪案件,那是灰猴們撕扯掉對方面孔后的相互成全,他們最終從對方的生命中獲得了理解和尊重。但電影又是寬容和溫情的,因此最終它的落腳點仍然在“愛玉嬌”的歸屬上,這是人性最好的解藥。

關鍵詞: 票房 死人 理想 電影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