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速遞 / 正文

華夏電影追上李安

2016年6月份,上海國際電影節。華夏電影董事長傅若清和李安進行了一場交流。彼時,傅若清第一次如此直接地了解到《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所采用的“高格式”。

圖片1

一場自上而下的“李安標準”。

全面追趕。 

2016年6月份,上海國際電影節。華夏電影董事長傅若清和李安進行了一場交流。彼時,傅若清第一次如此直接地了解到《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所采用的“高格式”。 

隨后傅若清在假期飛往紐約李安工作室,看了電影之后表示“非常興奮,于是我們決定全面追趕李安”。

當時,《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中美兩大市場給出了截然不同的評價。時至今日,回憶起來,李安認為“在好萊塢,我們當時(完整版高格式)連和大家見面的機會都沒有。” 

但和好萊塢不同,當時北京和上海各有一塊銀幕可以放映4K+3D+120幀的完整版高格式。最終,這兩塊銀幕的票房產出占到了國內總票房的18%。 

時隔三年,李安再度采用高格式拍攝了《雙子殺手》,顯然動作片更適合高格式技術的發揮。而華夏電影也在今年正式推出了CINITY影院系統。目前,CINITY影廳是國內唯一能夠放映4K、3D、120幀版本的《雙子殺手》的影廳。據悉,趕在10月18日電影上映時國內會有19個城市27塊銀幕安裝CINITY影院系統,而10月底則會增加到50塊,年底會完成100塊“現有訂單”。 

三年的時間,國內市場能夠播放完整版高格式的市場規模翻了50倍,越來越多的觀眾能夠走進影院看到“完整版的高格式”電影。但在近期的采訪中,李安反復提到的一個詞是“拋磚引玉”。 

原因一方面在于鼓勵更多的同行參與到高格式電影的制作,另一方面從整個產業鏈來說,CINITY影院系統已經不再是三年前經過反復調試臨時改裝的銀幕系統,而是規劃出了一條從研發到制作再到放映的產業鏈路線。對于這一切,《雙子殺手》只是一個起點。 

三年“幕前”

圖片2

劇場感。

這個詞被傅若清反復提及。隨著家庭消費和流媒體的崛起,傳統電影院的消費模式都受到了極大的挑戰。而影院想要拉回受眾的方式,只能是不斷提升影院的放映標準,增強觀眾的影院體驗感。 

事實上,2016年內地兩塊高格式銀幕貢獻了《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18%的票房,給了傅若清極大的震撼。其實從一開始,傅若清的初衷就是為了提升電影放映的質量。而從市場來看,顯然供應無法滿足需求。

經過三年的時間,內地從兩塊銀幕變成了30多塊,到年底100塊的“既定訂單”意味著市場規模翻了50倍。但和兩年前臨時改建的銀幕不同之處在于,CINITY影院系統更完整地增強了影院的劇場感。 

《雙子殺手》和三年前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相比,其動作場面顯然更有利于技術的發揮, 4K+3D+120幀從內容本身更有利于電影呈現出沉浸感。 

圖片3

從內容上來看,電影幾場重頭動作戲能夠通過新技術得到最大程度的呈現。例如在摩托車追逐戲當中,李安在拍攝時就大量借鑒了游戲的第一視角。而在動作打斗的場面上,整個運鏡方式都有著明顯的差別。

電影傳統的24幀,顯然無法展現出電影中細節的變化。而隨著高格式銀幕數量的增長以及CINITY其他技術的運用,得以將導演在《雙子殺手》中的藝術表達更完整地展現在觀眾面前。 

另外,CINITY影院系統在4K+3D+120幀的基礎上,還增加了高亮度、HDR、廣色域、沉浸音等新技術,從七個維度上對高格式進行了進一步的升級。 

從技術上來評判,CINITY影院系統整個極致銀幕可以提升60%的最佳觀影區,立體對比度是普通銀幕的10倍以上。整個RGB激光放映2D可以達到30-32FL,國內大多數是10-14FL;3D亮度19米寬銀幕下,單眼亮度達到28FL;20-24米銀幕寬度下單眼亮度20FL。美國大多數是3-5FL,CINITY高出5-9倍。 

圖片4

另外,為了給觀影營造出更好的劇場感,在整個影廳的設計上,除了座椅、仰角等傳統的技術考核外,CINITY也會增加幕簾設計。

所以,三年時間里高格式電影并非只是市場規模的單一放大,而是伴隨著技術的進一步升級而迅速下沉。 

三年“幕后”

“我對中國市場的成果抱有很大的期待。” 

圖片5

在10月12日北京點映的映后交流中,李安如此說到。顯然,三年前《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在中美兩國市場呈現出了截然不同的口碑表現。

從市場的發展來看,其實全球市場都面臨著傳統影院的增長瓶頸。不過相比國內市場依然保持著高速度的銀幕下沉,北美市場的“停滯”已經持續了很多年。更傳統和保守的好萊塢,對于高格式電影的接受較慢其實多少可以理解。 

但這某種程度上也加深了高格式技術浪潮的難度,畢竟好萊塢整個技術水準要遠超其他地區。對于華夏電影來說,三年的時間里研發出一整套CINITY影院系統顯然需要克服更大的技術挑戰。 

但這場起于李安始于中國的技術浪潮,卻因為華夏電影在國內的特殊地位得到了一個相對理想的“起跳空間”。 

原因就在于國內市場對于高格式擁有更濃厚的興趣,這一點其實在三年前就已經得到了充足的體現。另外,從推動高格式電影下沉來看,在單一市場里想要依靠一家影視公司主導并不現實。 

相比之下,“國家隊”出身的華夏電影在國內發行的地位,對整個終端市場出現的問題和潛在的需求更加了解。 

所以,華夏電影在“把脈”過后的“下藥”顯然要更加具體,這也是為什么CINITY影院系統會在4K+3D+120幀的基礎之上繼續升級的原因所在。技術升級的迭代加速也就意味著技術進步的“同步”,但由于整個市場的復雜性,想要在整個生態系統推動升級,也必然需要華夏電影這樣的“國家隊”牽頭。 

圖片6

從結果來看,今年7月份華夏電影先后與紅星、百老匯就CINITY影院系統達成共識并且簽約,在CINITY品牌發布會上,華夏電影分別與博納院線、金逸影城、萬達電影達成了簽約,各家規劃將分別安裝20套CINITY影院系統。

截至目前,CINITY影院系統已陸續登陸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并下沉到云南、河南、陜西、吉林、浙江、河北等省份,覆蓋杭州、武漢、鄭州、西安、昆明、長春、東莞、成都、重慶、蘇州、海口等近30座二線重點城市,累計建設及改造的CINITY影廳數量達到了50家之多。 

圖片7

據華夏電影董事長傅若清透露,目前已經有100家“既定訂單”,基本上會在今年年底安裝完畢。

此外,根據華夏電影的規劃,未來將在全球范圍內建立一條高格式電影院線,不但在歐美等西方國家建立高格式影院,而且還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建立高格式影院。 倘若沒有華夏電影在國內發行端的特殊地位以及自身“國家隊”身份在出海上的便利,想要在短時間內將高格式電影得以推廣并不現實。 

3  李安效應

拋磚引玉。 

圖片8

在近期的采訪當中,李安不停地重復這個詞。對于高格式電影來說,目前僅僅處于一個起步階段。李安表示,其實高格式電影是與整個全球生態系統“逆行”。無論是制作還是放映,某種程度上都和現有的生態系統略顯不同。

因此,顯然就需要有更多的電影從業者參與其中。從李安自身來說,從《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到《雙子殺手》,李安在更容易發揮高格式電影優勢的動作片上繼續采用高格式。 而意識到全球影院生存困境和增長瓶頸的華夏電影,開始“全面追趕”李安,于是在三年時間里將高格式電影播放媒介的市場規模翻50倍的同時繼續提升電影的沉浸感。 但這依然不足以將高格式電影視為市場的“基本標準”,而這也并非CINITY影院系統研發的最終落點。其實從華夏電影研發CINITY影院系統的一開始,就意識到想要推動高格式電影就必須從制作的“源頭入手”。 因此,制作CINITY版本的影片成為了重中之重。華夏電影在今年CINITY影院系統的發布會上已經和博納影業、復星影業等制片公司完成簽約。而阿里影業也承諾未來會考慮CINITY版本影片的拍攝。 

圖片9

今年,除了《雙子殺手》外,華夏電影出品的《我和我的祖國》同樣制作了CINITY版本。按照華夏電影的規劃,2020年預計將制作發行30部CINITY版本的影片,到2022年爭取達到48部。48部也就意味著平均每個月會有兩部CINITY版本的新片供應,這對于安裝CINITY影院系統的影院來說無疑是有效激活資源的重要籌碼。

此外,為了對整個全產業鏈進行相應的匹配,華夏電影還成立了CINITY電影實驗室以及包括CINITY大學在內的全流程培訓和服務體系。在隨著上游制作和下游放映規模的不斷擴大以及整個全流程細節的完善,以李安為起點的高格式電影才能一步步成為整個行業的常態。 但如今,李安追趕技術,其實追逐的是電影的“本源”,即電影作為聲光藝術為什么要讓大眾在影院觀看的“初心”,而華夏電影追趕李安,在共同尋求影院升級的背后其實追趕的是同一個“初心”。

圖片10

 

關鍵詞: 李安 華夏 電影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枯川